出生權維護會
有關人類生殖科技及胚胎研究諮詢的回應

 

出生權維護會是由一群維護生命人士在一九七三年創立並登記為慈善團體。宗旨在幫助面對困難之孕婦,提供醫療照顧,心理輔導及其他種種需要服務,以保障腹中嬰兒之出生權利及孕婦之人性尊嚴,並策劃教育活動,使普羅大眾重視人類生命之意義及尊嚴。

人類生命無與倫比的價值

出生權維護會確認人類的生命,從受孕那一刻,都有無與倫比的價值。[1] 各種不同的人工生殖技術,看似在為生命服務,往往也確實懷著這樣的心意,實際上卻是敞開大門,讓違反生命的新威脅得以長驅直入。生殖科技亦存有相當的失敗率;其中受精後的胚胎也常常因發育失敗而死亡。因此,為了增加懷孕的成功率,醫護人常會製造多過在子宮內著床所需要的胚胎,而所謂的「多餘的胚胎」就會遭毀損,或用於研究之途,使人類生命淪為「生物材料」,任人隨意處置。[2] 本會因此反對人類生殖科技。

人類生殖科技對人類生命價值的影響

人類生殖科技亦貶低其所製造的兒童的價值,把他們的地位由婚姻中寶貴的恩典,淪落為婚姻生活所追求的其中一個目標。這些追求品當然要十全十美,否則便不能接受。因此人工生殖技術往往配合了植入前基因診斷,以確保胎兒的健康。植入前基因診斷只不過是產前檢查的一種。產前檢查,如果是為了查明胎兒或許需要做那些治療,則在道德上沒有異議,但是產前檢查卻往往成了建議和實行墮胎的機會[2];這亦是本會不能接受的。此外,產前檢查和植入前基因診斷,把人類生存的權利,附加上健康狀況的條件,是有違世界人權宣言的[3]。其中,植入前基因診斷與組織分型結合使用的建議,更把胚胎生存的權利,決定於其可以為其病重兄姊,提供幹細胞移植的能力,使他生命的價值貶低到奴隸也不如。因此本會促請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禁止植入前基因診斷與組織分型的結合使用。

人類胚胎研究對人類生命價值的影響

本會亦反對人類胚胎研究。胚胎研究不但沒有尊重人類的生命的價值,而且管理局亦禁止保留或使用已出原痕的胚胎[4],要把它毀滅-這是本會不可能接受的。此外,實務守則中的胚胎研究程序,亦違反赫爾辛基宣言[5]。

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

從人類胚胎提取胚胎幹細胞會導致胚胎死亡,這是本會不能接受的。雖然實務守則提及成人幹細胞的使用,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引卻以胚胎幹細胞更高的可塑性及成人幹細胞產量不敷應用為准許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的理由[6]。本港的公共醫療體系已存有一個成人幹細胞庫,香港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的中央臍血庫,現正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合適的臍血幹細胞作移植用途。但雖然成人幹細胞已為病人提供多種療程,胚胎幹細胞仍未能幫病人治病。此外,科學家不斷發現新的人體組織可以供應成人幹細胞,如毛囊和脂肪組織等,因此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的理由並不再顯得合理。歐洲天主教主教團委員會七月二十五日的聲明亦指出,醫學並沒有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的需要,成人幹細胞和臍血幹細胞可以提供人類幹細胞治療的途徑。本會因此促請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禁止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

出生權維護會
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