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歡迎的胎兒

蔡潘少芬女士主講

承蒙主席先生允諾,讓我藉此機會發表身為婦女對墮胎問題的意見,謹此致謝。我相信,腹中嬰兒具有生命,墮胎事實上就是殘殺無辜的生命。孕婦除了墮胎,當然還有其他的辦法可供選擇。

在深入討論這些辦法之前,我希望首先澄清一點︰拋棄嬰和放棄懷孕,兩者之間大有分別。

教育人們培養負責任之道,可以大量減少放棄懷孕的現象。我們應教育青年人認識生兒育女的責任。不論男女都有權決定生育與否,這一選擇必須慎重考慮,因為此舉非純屬本能,而是一種屬於意志的行為。嬰兒一經父母的自然行為所孕育,就享有生存的權利。如付以責任感,對於意料之外的偶然懷孕加以妥善處理,是完全可以的,可惜現在並不多見。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放棄懷孕的動機,是將不需要的嬰孩在其出生之前予以拋棄。然而,一個女性絕不輕易摧殘她的親生骨肉。由於情緒、心理、經濟和其他各種問題的影響,她在這事情上的感覺通常是百感交雜。這些感覺往往在懷孕期間及隨後的一段時間依照生理的反應而起反應。一般而言,在懷孕的最初三個月,很多孕婦在遭受賀爾蒙激素引起的所謂『惡阻』、疲倦及沮喪的時候,都認為她們的身孕『不需要』。最初幾個月過去以後,她漸會感愉快。她開始為迎接嬰孩的降生而作準備。但是,在產前的數星期,她又會再次感到沮喪,因為等待期似乎很悠長。嬰孩出生後,她感到無限快慰。一個星期後,由於各種問題陸續需要調整,她又再次陷入苦惱之中。她情緒上的變化往往使身為丈夫者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安慰她。因此,在懷孕初期,正當她陷於沮喪,並為個人、感情和經濟等問題所困擾的時候,如果要求孕婦在墮胎問題上作一決定,對於她和腹中的嬰兒,都是很不公平的。

現在我再來談談其他各種可行的辦法,其中之一就是諮詢。健全和有效的諮詢服務可幫助孕婦糾正混亂的思想和複雜的情緒。我常聽到有人說,例如︰『我還沒有準備,因此我不希望生產這個孩子』或『這個孩子使我觸景傷情』或『有了孩子,我們的愛情就會受到妨礙』等等。這些話反映了不安心和不成熟的情緒。如果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勸解和積極的鼓勵,使她明白其中的道理,進而覺得自己有保障和具有較為成熟的情緒,她往往會改變主意。

因此,墮胎並不是解決遭遇困難的孕婦的心理難題的唯一方法。該方法也許是有
系統的治療,但諮商是更佳的方法。如果情緒問題根深蒂固,非諮商工作者所能
為功,那時候可由精神科醫生出面。
經濟問題是孕婦選擇墮胎的原因之一。有些機構以金錢資助孕婦和產婦,如果
身為父母者認為他們沒有能力多養育一個孩子,很多人願意收養。

已故徐誠斌主教創立的出生權維護會專為孕婦提供醫藥、諮詢和其他等各方面的服務,藉以保障嬰兒的出生權利。

因此,在我們的社會,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孕婦解決困難,而不必依靠墮胎。

我要說的最後一種方法是『以A代A』,即以領養代替墮胎。如果孕婦在經過諮商、精神科治療或其他方式的協助後仍不能解決思想中的問題,自覺不可能保留
該嬰兒,她可以在該嬰兒出生後交別人收養。她根本不必為了解決困難而墮胎。
無疑,有些少女在婚前懷孕,有關的男子不能或不願意與她結婚,在此情形之下
,她為了避免擔上『未婚媽媽』的污名,只好走上墮胎之途。她認為這是最便捷
的途徑,在不獲父母和家人同情支持的情形下尤其如此。

根據以從事國際社會工作和外國領養工作為職志的國際社會服務會的統計,一九七二年登記領養的父母有一百二十七對,一九七三年則有一百零七對 ; 結果成
功辦理領養的,一九七二年有十四宗,一九七三年有二十一宗。又據香港政府社會福利署的資料,一九七二年有三十六名兒童徵求收養,同期內經審核具有領養
資格的夫婦共有一百對。一九七三年,待收養的兒童有四十名,具有領養資格的
夫婦共有一百二十對。

這些數字未包括查詢領養事宜的人以及申請領養而未合格的人。

最後,我認為,每一名嬰孩都有出生的權利,母愛則是一種恩惠,這恩惠應該屬
於嬰兒。如果這恩惠被剝奪,我們的有社會其他的方法予以補救。某一個人不需
要的嬰孩,其他人會十分需要。


 

產前診斷二

產前診斷

教宗主持將臨期第一晚禱 熱切為人類生命與胎兒祈禱

明愛風信子成立社企 支援單親與未婚媽媽

強制墮胎的創痛 -- 新來港婦女的顫叫

徘徊痛苦與生命的抉擇

尊重生命禱詞

墮胎與抑鬱症

談維護生命 李 亮

出生權維護會年會
倡設胎兒善終服務


《美麗.人生》主角 艾華度分享護生經驗

不受歡迎的胎兒

ABORTION and the HANDICAPPED

墮胎的精神因素

德國痳疹對胎兒的影響

個案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