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痛苦與生命的抉擇
專訪歐陽嘉傑醫生
出生權維護會主席
麻醉科專科醫生

訪問:呂清華 - 家庭服務社工

痛苦是一種生活的磨練,可以令人成長,但痛苦亦是一種難以承受的過程,讓人產生恐懼,不敢前進。對孕婦來說,這感覺尤其難以承受,當婚姻亮起紅燈,又或未婚懷孕、經濟拮据、腹中孩子發育不良,未有心理準備接受小生命的來臨時,她們往往陷入墮胎逃避或是無奈接受現實的掙扎當中,難以取捨,筆者為此造訪了歐陽嘉傑醫生,他是一位麻醉科醫生,他的工作是要讓病人減少痛苦,他對痛苦的意義和墮胎的選擇有很透徹的理解。
墮胎的掙扎
問:香港墮胎率日漸增加,你怎樣看這個社會問題?
答:可以結婚、生兒育女是一種福份! 以前的農業社會裡,人力等同生產力,多生一個人,家庭便有多一份生產力,人是社會的資源,所以夫婦有責任生兒育女,延續社會,使我們的社會可以生存下去,不至出現斷層,或人口漸趨老化,否則幾十年後一個人可能要養幾個人,稅收少了,整體社會福利也會少了,社會問題將日趨嚴重。 所以生兒育女不單是個人的抉擇,還要考慮到社會因素,以前英國有一個笑話“Lie back and think of England”,意思是要夫婦為了國家的福祉而生兒育女,這話看似是一個笑話,其實意思深遠。

問:作為一位醫生,有沒有某些原因的墮胎是可以接受的?
答:我暫時未找到一些墮胎是我可以接受的。就算是宮外孕引致內出血,止血的醫療程序可能會殺死胎兒,但胎兒往往是已經死了的。假使救治孕婦的醫療程序真的殺死了胎兒,也是救命的副作用,只可無奈接受。其實,愛是一種選擇!就好比聖人「聖安吉娜」的故事,她在懷孕後發現自己的子宮長了腫瘤,若不切除就會危害生命,但若切除,孩子也會不保,最後她選擇了胎兒,胎兒出生後沒幾天,她也就過身了。遇到這種情況,懷孕婦女需要在犧牲和成全之間作出一個選擇。 另外,對於胎兒在懷孕期間已被診斷出健康有問題,可能出生後最終存活機會只有三年,三天,甚至三分鐘,我有這樣的看法,即使幾分鐘的生命,難道不是一個值得珍惜的相處時間,不是一個珍貴的生命嗎?我就有一位朋友在懷孕期間已知胎兒存活機會很低,他們選擇以自然方式面對生命,最後孩子可以出生,並活了8天,雖然時間是短,但他們一家人也曾相處過。 多年前我曾遇到一對夫婦,在超聲波掃描中發現胎兒有裂顎兔唇而決定要把胎兒打掉,由於胎兒發育已達後期,必須在產房進行墮胎,當時我拒絕為孕婦做麻醉,最後因此而被投訴。後來我在公教報發表了一篇文章「產前診斷」,我希望有更多人明白孩子不是一件物件,也不是婚姻中的追求品(object of desire),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當發現不完美時,就打掉他,始終胎兒也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

痛苦的意義

問:有些人很明確地表示無法承擔胎兒的缺陷,又或不想面對社會壓力,造就單親家庭,更不想為孩子帶來成長的痛苦和遺憾,增添社會負擔,所以他們考慮墮胎,對於他們的擔心,你有何意見?
答:請不要拿社會作盾牌!誰也有可能成為社會的重擔!一個負責任的社會是要維護和關心弱小社群,哪管他們是獨居老人、傷殘人士、單親家庭成員或是唐氏綜合症患者,因為這些人全是社會的一份子,他們亦對社會提供了很多正面的意義,使社會多點人性、多點和諧、多點照顧弱勢團體,使我們的社會不致變得那麼絕情。 其實,雖然有些孩子的出生將為父母增添生活的壓力,但情況並非他們想像中惡劣,養活一個孩子不一定如李麗珊所說要四百萬元,孩子不一定要在物質充裕的情況下才能找到幸福,只是有些父母以為金錢可以為父母買到時間,為孩子買到愛。很多時候,現代人太計算得失,但我認為「所有計算得清楚的東西都並非是重要的,而所有重要的東西都並非能計算得清楚!」Everything that can be counted does not necessarily count; everything that counts cannot necessarily be counted. 再說缺陷,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都有不同形式的缺陷,但人生中有缺陷又是否算是一個問題呢?是大人的問題,還是孩子的問題呢?就好像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小童,很多時,他們並不覺苦,而是家長不開心而已,所以不能說孩子一定會受苦。要記著,人的存在,並非只是尋求快樂,正所謂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遺憾」也是人生的一部份。

問:似乎遺憾和痛苦有其積極意義,可否再深入剖析?
答:受苦是否一個原因去了結生命?試問父母怎能說孩子生下來就一定痛苦,一定不能克服痛苦!一定不能成為一個生命充滿光芒的人呢!而且無痛可能並非好事,曾經有人因為手術麻醉後而不知痛的感覺,以至弄傷了也不知,無法避免更大的創傷,最後要接受更大的切割手術。 其實有些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就好像胎兒臨盆出生的過程,是人一生最危險及最痛的時刻,但他們不得不掙扎求存,正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有些痛苦過程使人得以成長!貝多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耳聾,但他是一個舉世聞名的音樂家。他的一生已證明了「人若能超越自己的困境,就能發揮最光榮的一刻!」

尊重生命

問:談論到墮胎這個問題,讓我們不期然想到生命的價值,究竟怎樣才算是尊重生命呢?
答:尊重生命應該是每個社會及家庭的核心思想,每個人都要自小得到生命教育。尊重生命不單是墮胎與否,還包括照顧小孩、老人、寵物、鄰居,這是人一個重要的基本價值。 現代人比較自我,在缺乏宗教思想及傳統道德觀念的精神支持下,有人為了追求一個完美的生活而接受墮胎、試管嬰兒,基因改造、胚胎移殖等……,他們將精神寄託在物質上,用科技來解決生命的問題,把經濟視為生活的追求,但科技未必能解決人生的痛苦,還可能踐踏了人的尊嚴!其實,掙扎、逆境、甚至痛苦,是生命難以逃避的,就好像廣告的小孩說:「你點知聽日會落雨……希望在明天丫嘛」,我們應緊記:「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這些掙扎、痛苦之後,將會有燦爛的一頁。

後記:
跟歐陽嘉傑醫生做了兩個多小時的訪問,猶如上了一課豐富的生命教育課,本以為簡單的一個墮胎課題,原來當中包含了社會、政治、經濟、民生、醫學、宗教、哲學和倫理科學等問題和考慮,(由於篇幅所限,不能盡錄)。這次訪問,除了提醒我們應有的社會道德責任外,還讓我們明白痛苦是成長的必經階段,最後我以歐陽醫生所說的一個比喻來總結他對生命的價值的看法: 人生就好比一幅龍鳳刺繡,每一條線都代表一個生命,短或長都有其價值,結構起來,才成為一幅美麗的圖畫。

(文章轉載自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橋』季刊第104期,版權屬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


 

 

產前診斷二

產前診斷

教宗主持將臨期第一晚禱 熱切為人類生命與胎兒祈禱

明愛風信子成立社企 支援單親與未婚媽媽

強制墮胎的創痛 -- 新來港婦女的顫叫

徘徊痛苦與生命的抉擇

尊重生命禱詞

墮胎與抑鬱症

談維護生命 李 亮

出生權維護會年會
倡設胎兒善終服務


《美麗.人生》主角 艾華度分享護生經驗

不受歡迎的胎兒

ABORTION and the HANDICAPPED

墮胎的精神因素

德國痳疹對胎兒的影響

個案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