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後出現的抑鬱症不但促使我們面對當事人承受的痛楚,更讓們看清社會中存在的憂懼。這個問題極其複雜,也令人困擾,大部分人都不願深入探討。

那些支持讓婦女有權選擇墮胎的人士,往往不欲承認墮胎會帶來哀傷,因為恐怕會削弱墮胎合法化的政治理據。

大部分為墮胎婦女提供輔導的人員都會漠視各項相關證據,反而告訴當事人墮胎很少,甚至完全不會造成心理上的反應。他們盡量避免提及任何可能引起不安的資料。

他們恐怕說出事實後,會「唆使婦女撤回墮胎的決定」。

墮胎與抑鬱症 六

問:是否有任何科學或政治因素,令人避免觸及墮胎與抑鬱症之間的關係,以致仍未有人進行這方面的研究?
答:(續上期)……這些研究顯示,大部份美國人為了尊重「女性的選擇自由」而「壓抑」自己的道德信念。
社會為了令婦女活得更好,寧願讓未出生的孩子死去。
然而,當婦女提及墮胎後的痛苦經歷,這種道德上的妥協便大受困擾,聽到的人都感到不自在和迷惘。
墮胎後出現的抑鬱症不但促使我們面對當事人承受的痛楚,更讓們看清社會中存在的憂懼。這個問題極其複雜,也令人困擾,大部份人都不願深入探討。
那些支持讓婦女有權選擇墮胎的人士,往往不欲承認墮胎會帶來哀傷,因為恐怕會削弱墮胎合法化的政治理據。
大部份為墮胎婦女提供輔導的人員都會漠視各項相關證據,反而告訴當事人墮胎很少,甚至完全不會造成心理上的反應。他們盡量避免提及任何可能引起不安的資料。
他們恐怕說出事實後,會「唆使婦女撤回墮胎的決定」。
簡單地說,婦女的決定其實是被人預設了,因為她們根本接觸不到任何可能改變她們想法的資訊。
無知加上對事實的否定,令婦女飽受虐待和忽視,以致她們隨時可能遭受深刻而難以磨滅的創傷。
問:你認為讓考慮墮胎的婦女知道墮胎可能導致抑鬱,會否影響她們的決定?
答:我希望會。婦女選擇是否墮胎時,有權知道自己面對的風險。
法例規定,我們「選用」的藥物或醫療方法,均須在我們知情同意下使用,意思是必須讓我們知道成分是甚麼、有哪些步驟、涉及甚麼短期及長期風險。這些都是必需提供的資料。
近年精神健康方面的統計數字令人困擾,加上婦女罹患乳癌的風險愈來愈高,我認為確有需要實施限制和規管,以保障婦女的生理和心理健康。
更重要的是,我認為因墮胎失去孩子的男女,需要知道他們還有希望,可以得到醫治。他們需要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一九八九年,一個由美國心理學協會召集的專家小組一致通過,合法墮胎「對大部份進行手術的婦女不會造成心理上的害處」。
該小組表示,如果墮胎後普遍會出現嚴重的情感反應,那麼應該會有大量婦女尋求心理治療。小組繼而指出,沒有證據顯示出現大量求助的情況。自一九八九年以來,這個觀點未有太大轉變。
很明顯小組並未留意到葡萄園事工(Rachel's Vineyard Ministries)的發展!
二○○六年內,我們的機構會舉辦四百五十個為墮胎婦女提供醫治的週末營會,每次營會預計會有十二至二十五人參加。
即是說,本年內會有五千四百至一萬一千二百五十人前來接受治療。我們的事工不斷擴展,每年增長率為四成。過去七年,我們的工作已擴展至非洲、台灣、俄羅斯、英國、愛爾蘭、蘇格蘭、西班牙、葡萄牙、南美洲、加拿大等地,並已遍及整個美國,成千上萬男女前來求助。
數以百計為墮胎者提供善後服務的組織在全球各地紛紛冒起。無論美國心理學協會觀點如何,我們這類組織的同工對真相都十分清楚:事實確有大量求助個案,只不過都被視而不見、被錯誤診斷,又或根本得不到任何治療:這種情況實在可恥!

辛力社.全文完????????????????????????????????? (文章轉載自公教報,版權屬公教報)

 

 

 



產前診斷二

產前診斷

教宗主持將臨期第一晚禱 熱切為人類生命與胎兒祈禱

明愛風信子成立社企 支援單親與未婚媽媽

強制墮胎的創痛 -- 新來港婦女的顫叫
生命的福音通諭

尊重生命禱詞

墮胎與抑鬱症

談維護生命 李 亮

出生權維護會年會
倡設胎兒善終服務


《美麗.人生》主角 艾華度分享護生經驗

不受歡迎的胎兒

ABORTION and the HANDICAPPED

墮胎的精神因素

德國痳疹對胎兒的影響

個案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