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與抑鬱症 一

「婦女懷孕時,與未出生的孩子之間會發展不同階段的心理連繫,這點往往在墮胎的爭議中被忽略。」葡萄園事工( (Rachel's Vineyard Ministries)的創辦人德蘭(Theresa Burke)指出。「葡萄園事工」專為墮胎婦女舉辦週末醫治營會。
辛力社早前訪問過德蘭,談及婦女與其未生的孩子之間的關係,以及墮胎與抑鬱症的關聯。

問:孕婦與胎兒在心理上的連繫指的是甚麼?
答:懷孕不是病態,而是自然的事。幾千年來,世世代代都有人懷孕。
女性身體生來就有孕育生命的本能。由於生理上和內分泌的改變,加上受到身邊支援系統和文化背景影響,孕婦會與胎兒產生一份心理上的連繫。
大部份孕婦在懷孕頭三個月都會感到期待和興奮;如果是意外懷孕,則會感到憤怒和恐懼。
通常孕婦都會感到矛盾:一方面因為自己能夠孕育出新生命而感到驕傲,另一方面卻又因為面對將要養兒育女的責任而承受壓力。
妊娠期間,孕婦對自己體形上的轉變感到亦喜亦憂。孕期最後三個月,孕婦會對生產過程感到焦慮,又會擔心孩子是否健康、另一半能否適應新生命的來臨,以及家庭經濟等等。
同時,孕婦又會因孩子即將出生、自己快要踏入人生新里程而充滿興奮和期盼。
臨盆後,當孩子被放在母親懷中,母親欣然迎接這寶貴的新生命時,一切驚歎、美妙、興奮的感覺就凝聚成母嬰之間那份緊密的連繫。
可以說,女性十月懷胎,正好讓她有充裕時間經歷情感和心理上的轉變,培養母性。所以,懷孕期間,母親和胎兒都經歷成長上急劇的改變。
問:其他因素,特別是家庭和男友方面的壓力和經濟問題,對婦女墮胎的決定有何影響?
答:當我們談到「抉擇」時,其實應該誠實地問:「這究竟是誰的抉擇?」
最近有研究顯示,在墮胎個案中,有九成半是由男方主導作決定的。
另有研究顯示,近八成曾經墮胎的婦女透露,當初如果得到支持,她們會繼續懷孕。
一名曾於一家墮胎診所工作的警衛表示,前往求診的婦女往往受到同行男性的恐嚇和虐待。
墮胎很多時並不是婦女自己的選擇,大多數婦女都說,她們是被迫選擇墮胎的。

墮胎與抑鬱症 二

葡萄園事工( Rachel's Vineyard Ministries)的創辦人德蘭(Theresa Burke)接受辛力社訪問,談及婦女與其未出生的孩子之間的關係,以及墮胎與抑鬱症的關聯。
問:其他因素,特別是家庭和男友方面的壓力和經濟問題,對婦女墮胎的決定有何影響?

答:……(續上期)很多婦女因為孩子的父親或自己家人未能持續給予支持,害怕無法供養孩子。事實上,單親家庭的經濟往往較為拮据,亦要面對不少挑戰。
大多數墮胎的婦女背後,總有一些人極其影響她們的決定,甚至掌握了操縱大權。
這人可能是當事人的父母,他們會以收回關愛,甚至把當事人逐出家門作為要脅;這人也可能是教育、輔導或醫療體系中的專家,他們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令當事人以為墮胎是理性、成熟及唯一合理的選擇。
如果胎兒的健康可能有問題,孕婦亦會面臨很大壓力要選擇墮胎。
在胎兒被發現有嚴重缺陷的孕婦中,有九成半會選擇接受圍產期療養服務,認為這樣較為人道,亦照顧到情感上的需要,而且可以避免在妊娠後期終止懷孕帶來的傷痛,因為在懷孕後期進行墮胎,對母親和孩子都是可怕的經歷。

問:墮胎對婦女與胎兒間的心理聯繫會造成甚麼影響?跟自然流產有何不同?
答:一個突然被人粗暴地拿走孩子的母親,會感到一份自然的傷痛。墮胎婦女面對的是不自然的死亡。
很多時她們會覺得墮胎違反了自己的道德和天性。她們心中那個孕育、保護、扶養小生命的「母親」形象會完全破碎。


 

產前診斷二

產前診斷

教宗主持將臨期第一晚禱 熱切為人類生命與胎兒祈禱

明愛風信子成立社企 支援單親與未婚媽媽

強制墮胎的創痛 -- 新來港婦女的顫叫

生命的福音通諭

尊重生命禱詞

墮胎與抑鬱症

談維護生命 李 亮

出生權維護會年會
倡設胎兒善終服務


《美麗.人生》主角 艾華度分享護生經驗

不受歡迎的胎兒

ABORTION and the HANDICAPPED

墮胎的精神因素

德國痳疹對胎兒的影響

個案摘要